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伯府庶出 > 第185章:昭毅侯府(作者:安筱楼)

第185章:昭毅侯府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]

    https://www.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



    【不好意思,一卡文,不好写,就忍不住断更,这一章是为了逼自己明天更新上特地发的章节,会在明晚之前替换。】

    次日

    李清蓉确定小胖墩已经好了,而且精神状态都不错,嘱咐珍珠好好照看李玉琛后,便回小楼准备今日前往昭毅侯府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要用到马车,所以要先前往罗氏屋中,到的时候李清巧已经打扮妥当坐在罗氏身旁。

    一身衣裳明显精心,和往日不同。

    倒是李清蓉穿的普通。

    不过李清蓉也不在意,反正她相貌在那,穿什么都好看。

    就是李清巧特别得意的用鼻子看李清蓉。

    “清蓉,你知道的,你八妹今日也去昭毅侯府,反正你们去的地方一样,便乘坐一辆马车去吧。”罗氏不等李清蓉拒绝,便继续开口:“你八妹年纪小,到时候到了昭毅侯府记得多照顾你八妹。”

    李清蓉眨眨眼:“大伯娘,我就比八妹大半岁,我也年纪还小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吩咐人照顾李清巧的时候,还真就没听人的回答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罗氏顿了顿:“那你们就互相照顾吧。”

    李清蓉摸着袖子:“八堂妹,你去了之后记得别惹祸,就算互相照顾,你惹祸了,我也照顾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罗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互相照顾就是个说法,用的着那么实诚的开口吗?

    李清巧的脸色直接就变得不好:“谁需要你照顾了,你就一个庶房的女儿,我可是伯府嫡女,你想照顾我,也要你有本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李清蓉点点头:“不需要照顾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蓉看向罗氏:“大伯娘,您也看到了,不是我不想和八妹互相照顾,而是八妹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罗氏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你想和清巧互相照顾,清巧拒绝吗,这分明是你气的她女儿拒绝。

    她就没见过这样的姑娘。

    一时间,罗氏再次怨念四房怎么就把女儿教成这样了,早知道如此,当初或许该将四房的女儿和四房的儿子一起,一早弄到京城来,或许就不至于让四房的姑娘变成这样让她憋闷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罗氏随即摇头,如果李清蓉的性格是天生的,她岂不是要早气坏几年。

    罗氏本来还琢磨着李清蓉说不定还有别的交好的人,万一她女儿惹了事情,能让李清蓉贡献自己的关系了,这会也只能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娘,可还有别的事情,没有的话,我们就出发吧,再不出发好像时间就要来不及了。”李清蓉一脸乖巧。

    罗氏看着李清蓉乖巧的脸就不得劲:“嗯,那你们便先出发吧,先到常府,然后去昭毅侯府。”

    李清蓉点头,反正绕一圈去昭毅侯府同直接去昭毅侯府也没什么差别,正好她也想和常婧儿一起出发。

    不说昭毅侯府她不熟悉,她和常婧儿一起能够早做了解,就说昭毅侯府的帖子明显是看在常婧儿的面子上给的,也是和常婧儿一起去昭毅侯府的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想出府,也要常婧儿帮忙。

    李清巧明显不想和李清蓉一同前往昭毅侯府,不过罗氏在李清巧耳边说了几句话,李清巧便没再说话,只是看向李清蓉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一同上了马车,几乎是马车一离开永宁伯府,离开罗氏的视线范围,李清巧便开始瞪李清蓉。

    瞪了一会见李清蓉不理她,就开始炫耀身上的衣服,炫耀完得意见还是被无视,重要的是没看到李清蓉任何羡慕,脸上就不悦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出来我衣服是最大最好的绣房做的吗,你难道不羡慕吗?”

    李清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蓉敷衍开口:“哦,好羡慕哦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巧被敷衍的不悦,讽刺的开口:“庶房出来的女儿也就这样,出个门也要捡别人的衣服穿,才能出门,不像我这样的大房嫡女,穿最好的用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反应,你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李清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是难得好心不想虐人,但是有人就是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李清蓉点头:“是啊,看不起你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脸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就是有一张昭毅侯府特地送来的请帖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巧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她娘会让李清蓉和她一起绕道常府,就是为了掩饰她没请帖,李清蓉却有的尴尬,而她一路炫耀,也是因为这个,没想到这会却是被**裸的戳出来。

    李清巧脸上挂不住:“有请帖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李清蓉笑眯眯点头:“是啊,我觉得挺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你不要得意,说到底,你就是个庶房的女儿,而我可是永宁伯府的嫡女!”

    李清蓉点点头:“嗯嗯嗯,你说的是,我得趁机好好得意一下,毕竟我可是得了永宁伯府嫡女都得不到的昭毅侯府的请帖呢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咬牙切齿:“你在府里就只能仰我娘的鼻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拿到了昭毅侯府的请帖,大伯娘没能帮你弄一张,你也不能伤心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,我就是个乡下人,也没什么本事,也就拿了昭毅侯府的请帖,人亲自送请帖请我去昭毅侯府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你,你欺负我!”

    李清蓉一脸不解:“八妹,你这是什么反应,我就只是有张昭毅侯府的请帖而已,至于就是欺负你了吗?”

    李清巧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,总不能说她嫉妒李清蓉得了请帖,而她没有吧,这得多没面子!

    眼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憋屈,李清巧越想越难过,最后哇的一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李清蓉眨眨眼:“一张请帖而已,八妹至于哭的那么狠吗?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我才不是为了这个哭!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清巧回答不出。

    李清蓉:“看来还是为了请帖哭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难受的不行,一时间只能哭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李清蓉眨眨眼:“八妹啊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这样哭,妆就要花了,花了脸到常府,常三姑娘觉得丢脸可能就不带你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本来要掉出来的眼泪,瞬间凝在眼眶里,那是掉也不是,收又收不回来,最后活生生憋着,脸上只剩下无比可怜。

    李清蓉难得有点不好意思:“杏儿啊,你觉得不觉得我有点过分了,这到底也就十二的小姑娘,我这么把人气的哭也难受,不哭也难受,是不是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杏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您这是忘记自己也是这个年纪了吗?

    李清蓉叹气:“看来是真的过了。”

    杏儿小声开口:“小姐,您这真的是内疚?不是琢磨着法,再欺负八姑娘一次?”

    李清蓉摸着袖子:“杏儿,你这样是不行的,做我的丫鬟,怎么能这么直接的就说大实话。”

    一直憋闷的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开口,又想到之前的吃瘪,最后只能一咬牙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嗯,马车上就这么彻底的安静了。

    李清蓉忍不住觉得有点可惜,就这点战斗力怎么行呢,本来还想着去常府的路上能热闹热闹呢,ε=(??ο`*)))唉,看来热闹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等到常府的时候,李清巧几乎是马车一到,夺车而出,搞得常婧儿郑妍儿以及常三姑娘常媛都吓了一跳,完全不明白是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而李清巧看到常媛简直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,上前便开口:“媛姐姐,我能坐着您的马车一起去昭毅侯府吗?”

    她再也不要和李清蓉同一个马车了!

    常媛想也不想的拒绝拒绝:“不要,你不是有马车吗。”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巧下意识看向李清蓉,看到李清蓉注意到这状况,差点没再次掉眼泪。

    李清蓉眨眨眼,李清巧这真的是惨烈。

    决定避免李清巧再哭出来,看向常婧儿。

    常婧儿看到李清蓉满脸的惊喜:“你可算来了,我一早就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清蓉笑起:“早知道你这么等我,我就提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郑妍儿又害怕又好奇,最后到底好奇心占了上风,小声开口:“李清蓉,你对李清巧做什么了,怎么把她给弄的出来就想换马车?”

    李清蓉笑眯眯: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郑妍儿一僵。

    李清蓉很热情:“其实也没做什么,就是说了几句话,不然也说给你听听?”

    郑妍儿瞬间想起李清蓉拿刀指人的模样,一个哆嗦,头摇的像拨浪鼓:“不用告诉我了,我活的挺好,还挺好的,不想提前死。”

    大约是有些激动,声音有些大,所有人都不禁看过来。

    李清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清蓉:“妍儿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这么开口,可是我哪里吓到你了?”

    郑妍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哪都吓到我了。

    郑妍儿不经意的躲到常婧儿身后。

    常婧儿依旧处于看到李清蓉的兴奋中:“清蓉,既然你堂妹不想和你坐一辆马车,不如你来坐我的马车,同我和妍儿一起,正好我的马车大,三个人也能装下。”

    郑妍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表姐,你难道至今没看出我怕李清蓉吗!!!!

    眼看常婧儿死活拉着李清蓉。

    郑妍儿赶忙开口:“大表姐,大马车我坐腻了,突然想试试永宁伯府的马车,李清巧,不然我和你坐一辆吧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直接看向李清巧。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太小,并不想和你一起坐。

    李清蓉笑眯眯:“别啊,我大伯娘说过了,让我和我八妹互相照顾,不坐一辆马车,怎么互相照顾?”

    李清巧一僵,看向郑妍儿:“我们坐一起吧,我想和你坐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不想和李清蓉继续一辆马车了!

    两个难兄难弟,就像怕李清蓉拒绝,直接上了同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李清蓉笑眯眯:“婧儿姐姐,看来我只能和你坐一辆马车了。”

    常婧儿满脸欣喜:“坐一辆马车好。”

    拉着李清蓉便前往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李清蓉上了马车,那叫一个舒服,永宁伯府的马车就是不如常府的马车,舒适度就不能比,郑妍儿就是个不会享福的,竟然就放弃坐这样舒适的马车了。

    郑妍儿不知道李清蓉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,估计会忍不住咬牙切齿,这还不是你吓的我不敢坐。

    至于这会,郑妍儿和李清巧上了马车后,同时松了一口气,终于摆脱叫李清蓉的噩梦了。

    李清蓉不知道郑妍儿和李清巧的状况,倒是挺高兴单独和常婧儿一辆马车的。

    正好她有一些事情要和常婧儿单独说。

    郑妍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表姐,你难道至今没看出我怕李清蓉吗!!!!

    眼看常婧儿死活拉着李清蓉。

    郑妍儿赶忙开口:“大表姐,大马车我坐腻了,突然想试试永宁伯府的马车,李清巧,不然我和你坐一辆吧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直接看向李清巧。

    李清巧:“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太小,并不想和你一起坐。

    李清蓉笑眯眯:“别啊,我大伯娘说过了,让我和我八妹互相照顾,不坐一辆马车,怎么互相照顾?”

    李清巧一僵,看向郑妍儿:“我们坐一起吧,我想和你坐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不想和李清蓉继续一辆马车了!

    两个难兄难弟,就像怕李清蓉拒绝,直接上了同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李清蓉笑眯眯:“婧儿姐姐,看来我只能和你坐一辆马车了。”

    常婧儿满脸欣喜:“坐一辆马车好。”

    拉着李清蓉便前往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李清蓉上了马车,那叫一个舒服,永宁伯府的马车就是不如常府的马车,舒适度就不能比,郑妍儿就是个不会享福的,竟然就放弃坐这样舒适的马车了。

    郑妍儿不知道李清蓉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,估计会忍不住咬牙切齿,这还不是你吓的我不敢坐。

    至于这会,郑妍儿和李清巧上了马车后,同时松了一口气,终于摆脱叫李清蓉的噩梦了。

    李清蓉不知道郑妍儿和李清巧的状况,倒是挺高兴单独和常婧儿一辆马车的。

    正好她有一些事情要和常婧儿单独说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伯府庶出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