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两朝为后 > 第九十章 有仇便得报(作者:栗三羊)

第九十章 有仇便得报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]

    https://www.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
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孙氏刚刚起床,就看见了立在院中的冯杭,她颇感意外,赶紧迎上前,道:“先生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冯杭便给孙氏行了一礼,道:“昨夜出宫办事,过了宵禁的时候,便来借宿一宿。”说罢又补了一句:“是国舅爷给我开的门,我还住我原来那屋中,感觉自在,舒坦。”

    “贵客临门,这孩子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孙氏说着就将冯杭往屋里让:“快进来,用过早膳”。

    冯杭又作了一揖,推辞道:“我还要赶回宫中,二公主每日的探病不能误了,所以我就不坐了。只是觉得好不容易来了,定要给夫人请个安才是。”

    孙氏一听,也不强留冯杭,又问了几句关于羊献容的问题,得到她一切都好的消息,心也放了下来,便命人去送冯杭。冯杭向外走去,本没有打算见羊玄之,那人却从不远的地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羊玄之见到冯杭,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揉了揉眼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,赶紧迎了上来,一揖到底,道:“国师大人光临寒舍,寒舍蓬荜生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国丈大人也是欢迎我的。”冯杭笑道,浅浅给羊玄之回了一礼,便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羊玄之见状,赶紧拦住冯杭,笑着说:“以前慢待国师是我的过失,您大人有大量,不必跟我一般见识。”羊玄之引着冯杭往前走去,边道:“如今国师在宫中帮衬皇后娘娘,下官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羊玄之这等卑微的模样让冯杭无言,他只是在心中暗暗感叹,若是羊献容有个不一样的父亲,她的人生会与现在大不相同吧。

    冯杭转身面向羊玄之,之间他比之前微胖了几分,红光满面,一看就知道最近过着舒心的日子。羊玄之抓过冯杭的手,轻轻捏了几下,又盯着羊玄之仔细看了看,突然叹了口气,又摇了摇头,转身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让羊玄之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,他没有忘记冯杭是个算命先生,一直颇受羊挺信任,再加上的确是他当时断言羊家富贵全靠献容,如今这断言也成了现实,因此羊玄之虽然不喜欢冯杭教坏了自己的女儿,却是相信他的本事的,眼见他对自己是这般模样,心里一下慌了神,赶紧赶上前,再次拦住了冯杭。

    “先生刚是何意?”羊玄之忐忑

    地问道:“可是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大人日子过得太舒坦了些。”冯杭道:“恐生疾病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病?”羊玄之赶紧再问。

    “富贵病。”冯杭故作神秘地说道:“再加上大人印堂有些发暗,乃大凶之兆,恐怕一两年内便会有灾祸发生。”

    羊玄之听了这话吓坏了,又问:“可有破解之道?”

    冯杭抚了抚自己的胡须,叹口气,道:“难啊。您这难跟宫里有关,您不是非要女儿入宫吗?您女儿是大富大贵的命,可您不是啊,您且看,您出生后,羊府便走了下坡路,您当家后,羊府更是落魄,所以,您女儿入宫,您却不能过这种太过悠哉的日子,与您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……”羊玄之听了冯杭这话心里直打鼓,他早就怀疑过自己的命格,不然也不至于做什么都不顺利,只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改命。

    “您在您府中的东南角盖一草房,以后,您就住那里面。”冯杭煞有介事地说道:“以后您就吃粗茶淡饭,着布衣草鞋,怎么节俭怎么来,对了,还不能再近女色,或许能躲过这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久呢?”羊玄之赶紧问。

    “要将这灾躲过去,”冯杭伸出手掐指一算:“怎么也得一两年。”

    羊玄之为难地看了冯杭一眼,一跺脚:“也罢,我这就安排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冯杭抱拳说道,转身离开,嘴角却难以遏制地上扬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宫中,冯杭先到了长乐宫,二公主正躺在床上睡着,他给她号了脉,叹了口气,对守在一边的司马宣华说道:“这几日,公主想吃什么便给她吃吧,不必忌口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宣华知道姐姐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,眼泪又流了下来,可仍旧没忘对冯杭道了谢,总算他这几个月全力相救,姐姐才能安安稳稳地拖到现在,否则,她不知要经历怎么的痛苦才能告别这个人世。

    冯杭从长乐宫中告退出来,又到了显阳殿,羊献容已经在等她了,问了河间王的情况后又问了家里的情况,冯杭说家里一切都好,当然也没忘了告诉她自己耍了她父亲一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羊献容听着就笑了起来,道:“你也是堂堂国师,怎得这般小心眼

    ?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当时可是被撵出你家的。”冯杭道:“若是不报了仇,人家真当我没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谁还敢质疑你啊?”羊献容笑着吩咐人上了茶,亲自舀了一杯茶递给冯杭,又道:“我便用茶代酒,替我父亲跟师傅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冯杭也不客气,端起茶杯将里面的茶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羊献容笑着又给冯杭斟满茶,再次举杯要敬,说道:“这杯便是替我自己赔罪的,以前师傅教学严厉,我没少跟旁人说过您的坏话,且撺掇我家的那个傻哥哥捉了条大青虫放在了您的被窝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猜到是你,那日你书没背下来,我训斥了你。”冯杭“哈哈”笑着,端起茶又喝,道:“你的仇师傅不记,师傅只记着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羊献容扬起笑脸,问道:“那我哪里好?”

    冯杭笑眯眯地看着羊献容,这样天真无邪的模样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踏进羊府的情景,那个六岁多的小姑娘扬着圆圆的笑脸,一本正经地问他有什么本事。一晃十年多过去了,羊献容已为人母,又卷入了这朝政乱象中,可在他的眼里,刚刚的那一抹笑容,那一瞬间清澈的眼神,正如他初见她时一般。

    羊献容见冯杭只是望着她笑,也并不说话,她不乐意了,拉着冯杭的袖子,道:“师傅,你说说嘛,我总不能一点好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你呀,”冯杭摇摇头:“哪哪儿都好,没有不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羊献容却不相信,撅起嘴,道:“这话说得违心。”

    冯杭依然保持着笑容,静静地望着她,半晌,才道:“师傅想问你一句,如有可能,你愿意带着念儿,跟我远离这纷纷扰扰,避世隐居吗?”

    羊献容怔怔地望着冯杭,叹口气,摇摇头:“师傅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冯杭掩饰着自己的失态,他赶紧将面前的茶又一饮而尽,再道:“我也只是不忍心看你过这糟心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就好了。”羊献容说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冯杭长出了一口气,道:“那师傅愿常在你左右,护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羊献容起身,给冯杭施了一个大礼,真诚地道:“谢谢师傅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两朝为后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